深度解析2016年我国绿色建筑设计咨询业发展态势
让城市不再“看海” PPP模式助推海绵城市建设
BIM应用:量化企业目标为先
南宁华润中心BIM应用实践
休闲农业项目开发:需要六脉相通才能做出好项目!
BIM技术在装配式建筑中的应用价值分析
基于BIM的二维码技术在智能化施工管理中的应用
BIM技术在建筑智能化系统运维管理中的应用探讨
转包后的合同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吗
自己名下房产缘何无权出租
住房公积金第一案
遭遇一房二卖主张权利对象切勿搞错
重庆规划局原局长蒋勇被判死缓
忠诚守护40亿资金流
招投标流程疯狂受贿图披露
预算法新规对PPP项目的影响及对策
遭遇供暖纠纷,如何用法律维护权益
遭遇“群租客”,邻居有权要求解散
由一起集体土地上房屋强拆案例引发的思考
隐瞒抵押事实销售房屋,购房者如何维权?
优先受偿权是否可以发函主张
拥有房产,老人该怎样通过遗嘱安度晚年?
以物抵债的效力如何认定
一房两卖下先占者能否要求后占者退出房屋
业主有权改变住房用途吗
一房两卖被判双倍赔偿
业主在住房外墙安装空调
业主委员会有权起诉要求业主缴纳维修基金
业主拖欠管理费用,物业公司能否断水断电?
业主:别让小区停车位成了开发商的“蛋糕”
虚荣 软弱 无知
新常态下非经营性项目的承建模式及注意要点
小区业主行使“主人”权利千万别陷入误区
小区路面毁损应由谁来解决?
项目经理与工程公司订立的内部承包合同有效
夏季高温 劳动者应该堤防权利被打折
武汉二七大桥预防职务犯罪纪实
物业利用小区空地做广告 收益归全体业主
五证不全卖房,开发商应承担哪些行政责任?
吴刚:联建项目合作方没有与买房人签订购房合同,为何还被判决担责?
吴刚:一方婚前购买的限价商品房,婚后属于夫妻共有财产吗
吴刚:夫妻一方赠与父母的房屋,能否在离婚诉讼案中分割
湖北省违法建设的治理对策与思考
未办房产抵押登记,抵押人应承担责任
虽属自己房屋也不能擅自改变外墙颜色
违章建筑罚款后还能拆除吗
为什么某市城管执法局行政行为被判违法
学区房遭遇纠纷怎么办
为弥补楼市下跌损失 隐瞒房价逃税当心涉嫌犯罪
虽约定据实核算,开发商也应就商品房面积缩水双倍赔偿
虽有爆破作业许可证,未经审批购买炸药也犯罪
少交契税是规避法律的偷税行为
首例房屋买卖网签注销案宣判
首层业主要不要交纳电梯维护费
市委书记为何频频落马?
施工企业如何“解套”应收账款?
商业地产的法律风险
群租客 当心你的权益面临风险
商品房纠纷涉及的管辖权问题
让正义公平之光洒满城乡
妻子该如何维护自己的房产权益?
全权代理 为何不能代理上诉
全国首个限价房纠纷升级 业主开发商对簿公堂
权力必须在阳光下运行
浅析夫妻忠诚协议之效力认定
妙招化解建设工程停窝工风险
女规划局长贪腐案始末
农民工的口头劳动合同受法律保护吗
农民工:不要被违规违法的“年薪制”忽悠
农村土坯房改造按政策所获补助,应否缴纳个人所得税?
农村私有房屋及宅基地买卖合同效力问题
农村建房分层承包承揽 发生损害连带赔偿
南昌原国土局长腐败案警示
买方负担房屋交易税款的约定是否具有拘束力
面对“一房一价”猫腻,购房者该怎样应对?
买房遭遇“瘦身”钢筋,业主该如何维权?
律师见证,“小产权房”就能够合法吗?
楼市降价潮来袭 成功退房有“高招”
楼盘降价,老业主能否要求退房?
辽宁一开发商设立霸王条款遭业主起诉判赔
劳动者:住房公积金遭到侵害该怎样维权?
可预见规则适用于法定的违约损失赔偿
开发商允许购房户“楼房加层权”的合同无效
开发商与业主“买房屋,送露台”的约定无效
开发商未履约 购房人可索赔
开发商狂降房价,买房人应如何依法维权?
开发商拒不履行“免费入学”的广告承诺应当赔偿
开发商不兑现广告承诺,消费者能否要求赔偿?
借名买房,如何维权?
解决劳动争议,调解优先
建设与法-如何正确应对建材价格涨价风险
结婚不能改变原有财产权属
轿车在小区被盗,业主有权向物业公司索赔
建筑业“挂靠”有关法律问题探讨
建设与法-经济适用房买卖案例分析
建设工程分包纠纷的法律适用问题
婚前赠房承诺应否兑现
湖北南水北调预防纪实
湖北:地方立法为行业发展保驾护航
关于对《住宅专项维修资金管理办法》第十三条规定的商榷
购房合同无效后,所受损失谁买单?
公司用员工名义购房,所有权归谁所有?
公共设施年久失修,酿成损害能否获得赔偿?
工人施工中受伤,责任谁承担?
工期违约责任,该谁买单?
工程质量不合格谁来买单?
给PPP模式的立法建议
护坡落石砸死儿童,施工方、管理方连带赔偿
该案的违约金是否应当支持
分包商中途停工退场的应急处理
房屋裂缝贬值损失属于买受人的可得利益损失
房屋被他人擅自抵押贷款,我该怎样才能免责?
房没卖掉 中介却“没收”5000定金
房价上涨后开发商恶意违约
房地产腐败“潜规则”连贪官都害怕
房管科长如何把办证变成“摇钱树”
房改房买卖过户起纷争
房地产营销公司股东索赔为何败诉?
房地产登记错误
房产不加名,夫妻财产权也受法律保护
法制稿件 明知土地未经批准而拍卖
劳动者主动解除合同 能否享受失业金待遇
发包人解除建设工程合同的五大障碍
发包人发出中标通知书后拒绝与承包人签订施工合同应承担何种法律责任
多年一直未履行的房屋转让合同
对政府划拨小区绿地的行为
堵住农村征地补偿工作的制度漏洞
城管执法更需法律专家来指点
地面施工致人损害案件民事责任的构成及承担
当心购买“首套房屋优惠权”存在风险
贷款比例降低不能成为购房违约抗辩理由
达成认购协议后,虽未签正式合同但擅自变更房价也属违约
村委会有权“出租”集体林地吗
从一起案件谈物业服务合同与小区车辆安全
包工头代签的合同对劳动者是否具有约束力
承包人提出“索赔”没有得到支持
超越代理权的行为要承担民事责任
被小区电梯致伤,物业公司应当赔偿
PPP的“八喜八忧”
FIDIC合同条件下国内工程工期争议处理
2011年,中国贪官忏悔录
190万亏空钓出11条“水虫”
【案例】如何确定工期逾期责任
【案例】黑白合同如何结算
“一房二卖”合同效力的判定规则
“新政”下,婚房纠纷当防四个误区
“假社保”购房:当心引火上身
“夹心层”总承包方VS指定分包单位的法律风险
“串标”何以屡禁不止?
家庭装修,遭遇堵心事可大胆说“不”
回迁房与购房合同不符 17名拆迁户状告开发商被驳
国内首例住宅续期事件陷僵局
海口规划局原副局长受贿案透视
广东省两老总“拍档”受贿百万获刑4年
购房者,当心因房贷引发纠纷
购买外单位集资尚未取得产权房屋的合同无效
尊重古村落作为综合性的文化空间
追寻土司王朝的踪迹
转型时难,维护更难
重现一个繁华如初的楚故都
重建圆明园,是再现辉煌还是多此一举?
中国名人在国外故居的保护
找寻逝去的辉煌
月光之城的“夜光”之训
悠然“归隐”,自有妙方
宿迁东大街保护
用爬山虎来“遮羞”
饮马傍交河,故城几春秋
一条任重道远的“古蜀道”
一个保护条例是否就能迎来古墓群保护的春天
辛亥革命遗址保护迫在眉睫
细心呵护世界文化遗产
西湖申遗:“最后冲刺”
武汉最大的城市名片是如何保护的?
“小上海”变身历史名镇,古今“无缝衔接”
“天下粮仓”的华丽变身
“光村古村落”或将再现璀璨
辛亥百年倒计时,遗址保护现状如何?
武汉市历史文化风貌街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
西藏大力保护文物古建筑
万里长城:何时不再“缩水”?
完美的传承 精细的保护
天津万国建筑博物馆
天梯山石窟塑像的修复性保护
探寻南京老城南的“拆保之路”
台江上下杭
探访大连老街区
台北古建筑
苏州古村落保护
首钢探路整体保护工业遗产
守护“天地之中”
实现中国廊桥的活态传承与发展
十年圆夙愿,深藏功与名
神木高家堡
沙溪茶马古道保护
三折三修,拾翠洲露“真容”
三峡库区古建筑的前世今生
融文汇商,在城市化中“活”下去
全力打造旅游文化名镇
青海湖如何走好申遗路?
峭壁上的神奇古寨
名人故居为何屡屡遭拆?
千年古村缘何沦为违建工地?
莆田洋尾村
南宋皇城遗址违规建豪宅事件
南京明皇宫
命途多舛的济南老站
明故宫保护
历史文物保护要避免“亡羊”
名人故居保护
名楼申遗 一场闹剧
名不副实的抗战旧址
迷雾重重:张壁古堡的保护探索之路
罗西亚保护
聆听老街的时光合辑
梁林故居
利益角逐,陨落的是文化
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我们到底差什么?
历史文化名镇杨柳青镇保护经验漫谈
历史文化保护-浔溪深处是桃源
历史文化保护-巫溪宁厂古镇复兴
济南古城
历史文化保护-天后宫
历史文化保护-唐崖
历史文化保护-上海老街
历史文化保护-沙溪
历史文化保护-三河古镇
历史文化保护-逆水流村
历史文化保护-南昌万寿宫
历史文化保护—妈祖文化
历史文化保护-杭州老宅
历史文化保护-邯郸
历史文化保护-广西侗寨
历史文化,不止于保护
历史街区保护误区之:假古董取代真文物
历史街区保护误区之:“镶牙式改造”
老南宁历史街区的保护与开发
老胡同遇新设计: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开发与保护,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巨资造城 谁的盛宴
京郊古村落
将故宫博物馆建设成我国文化遗产保护的典范
江苏镇江葛村保护
建设与保护不可偏废
古建筑保护:让其“活化”起来
红色旅游助推历史文化保护
红安七里坪
河南开封古城墙保护
哈尔滨花园街保护
国外历史古城的保护
广州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底气何在
故宫建福宫私人会所风波
古民居保护
工业遗产迅速消亡 武汉工业遗址保护刻不容缓
工业遗产保护也要纳入规划
高校老建筑的保护
从传说到乡规民约
风沙遮不住的美丽
德累斯顿易北河谷被除名的启示
大足石刻十一年申遗警醒回望
大隐于市,自有回香
大遗址公园建设
从原址修缮到拆除重建
从京味儿谈历史文化保护
从风雨飘摇到焕发新生
被雕刻的“1905”
冲刺:中国大运河申遗进入倒计时
播撒在城市的记忆
变“加法”为“减法”,三清山摘取“金字塔尖的荣誉”
保护古建筑,一个沉重的话题
保护:平江历史街区走向永续发展的动力
保护:从无序到有序
百岁仙翁的不了情
白鹤梁:全世界最独特的水下博物馆
2010年,西湖将跻身“世界遗产名录”
“修旧如旧”:留下历史文脉
“人文精神才是最好的彰显”
“修旧如旧”:困难何在?
“斜塔”急救,留住古文化之美
写论文的心得就三个字
物料提升机安装拆卸安全协议
职业健康安全与环境管理协议
职业安全健康与环境管理协议书
幼儿园实习生安全协议
油气回收改造工程安全合同
项目部与物料提升机操作人员安全生产协议
相关方环境健康安全协议书
租赁机械安全协议
物料提升机安全协议书
物料提升机安全协议
文化宫录像室安全消防责任协议书
网电改造技术协议
外包工程项目安全生产管理协议
外墙涂料施工安全协议
天然气入户安装及供用气安全协议
水电安装安全施工协议
塔吊指挥劳动合同
施工现场安全生产管理协议
设备安装安全协议书
燃气管道安装工程安全质量监督检验合同
燃气安全协议
清罐施工安全协议书
喷锚支护协议施工合同
喷锚施工协议
泥浆固化施工安全协议书
门窗安装合同范本
门窗安全协议书
铝塑铝窗安装安全文明施工协议书
铝合金门窗工程安全协议书
建筑施工汽车吊安全生产协议
铝合金工程施工安全协议书
临时用电安全责任协议
临时工安全协议
料场安全协议
劳动用工安全责任应对及处理协议书
井下安装工程安全协议
井下安全管理协议书
物料提升机安装安全协议
建筑工程内部(木工)承包合同
安全环保施工协议书
架子工安全管理协议书
灰工施工合同
环境建设工程安全管理协议
锅炉房运行承包合同
广告安装安全协议
固废排放环境和职业健康安全协议
工程项目安全、消防、治安、环保协议
工程施工安全协议
高空作业工程安全管理协议书
钢管外排架工程劳务分包合同
封闭道路安全协议书
分包单位安全用电协议
房地产施工总承包合同
电力建设工程安装工程劳务分包安全协议
电缆网工程分包合同
电缆敷设安全协议
道路施工安全协议模范
承包商环境健康安全协议
并网安全协议
泵站运行安全协议
安装施工安全合同
安装安全协议书
安全文明协议
安全施工生产协议书
安全环境协议书
安全分包协议
安全、文明施工责任协议书
建筑工程消防安全生产协议书
关于如何从金融角度推动特色小镇建设的建议
管控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PPP模式势在必行!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对ppp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加大激励支持力度的通知
基础设施项目融资与PPP模式的实施要点
房地产合作开发合同的联建方是否需对工程款支付承担连带或者补充责任?
浙江10个特色小镇的成功开发案例
浙江‘特色小镇’建设带我们这些启示 !
三四线城市商业地产招商的与众不同
从BIM到CIM
学校私家车停放校园安全责任协议书
租赁(承包)安全生产管理协议
总包与分包单位安全生产协议书
总包对分包单位临时用电安全管理协议书
砖工班组劳务协议
中学住宿生安全管理协议
员工安全责任协议书
用户工程网现场施工安全协议
演出消防安全、舞台设施安全协议书
行车、电动葫芦维保技术协议
项目部与劳务分包单位签订安全生产协议
租赁安全协议责任书
相关方安全环保责任协议书
外协队伍施工现场安全用电协议书
外墙真石漆施工协议
外墙理石安全生产协议
塔吊租赁安全协议书
外来施工单位及人员安全管理协议书
外架班组承包协议
停建工地安全管理责任合同书
停车场安全管理协议
塔司安全操作协议书
塔吊组装、拆除施工合同
塔吊机械设备装卸与运行安全协议
塔吊拆卸安全管理协议
塔吊安全管理协议
使用电力杆路安全协议书
石材入场安全管理协议
石材班组安全协议书
施工安全防火协议
群塔作业安全协议
砌体、抹灰工程施工合同
企业建设进场安装施工安全协议
农网改造抬杆打及安全责任协议
建设安装公司施工安全协议
木工班组安全生产承包协议书
路灯施工工程合同书
进场安全施工协议
建筑工程施工班组劳务合同
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内部承包合同
建设工程安全文明施工措施费四方监管协议
项目部与班组安全生产合同
家庭装修安全协议